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详细信息  
两会热议:培育“文化+ ” 助力制造业构建新发展格局
2021/3/18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11日讯(记者 魏金金 李焱)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不断催生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制造业的产业布局调整步伐日益加快。如何利用制造业在产业基础、人力资源、市场规模等方面的优势,抢占产业发展制高点,助力产业高质量发展?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从“文化+ ”这一角度,为传统制造业破局发展建言献策。

小“文创”赋能大产业

近几年来,以故宫为首的“超级IP”文创产品的持续火爆成功掀起了一场文化消费革命。这些文创产品或承载历史文化故事,或饱含设计创意,或嫁接另类工艺与技术,或迎合消费者个性化的精神需求,由此掀起的智造革命也正在悄然重塑制造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

早在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就提到,统筹各类资源,加强协调配合,着力推进文化软件服务、建筑设计服务、专业设计服务、广告服务等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装备制造业、消费品工业、建筑业、信息业、旅游业、农业和体育产业等重点领域融合发展。文化创意“长袖善舞”,如今其在推动跨界产业融合方面的作用愈加明显,根据《2021-2027年中国文创产品产业发展动态及投资战略规划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文创产品的市场规模已达744.2亿元。

以陶瓷行业为例,聚焦陶瓷文创的景德镇陶溪川文创街区如今已跻身首批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之列,涵盖艺术展览、国际交流、非遗传承、研学旅行、创意市集等业态。作为深耕陶瓷艺术创作多年的艺术家,全国人大代表、景德镇陶瓷大学国际学院院长张婧婧谈到,陶瓷产业的发展需要创新性传承、创造性发展,建议通过科技创新与艺术设计的双轮驱动推动传统陶瓷产业转型升级,同时,大力推广旅游文创产品设计,让更多“创意+创新”的艺术化陶瓷产品走进生活。

创新驱动特色产业集群新发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促进服务业繁荣发展。

作为中国陶瓷的制造重镇,湖南拥有悠久的历史、独特的工艺和响亮的品牌,特别是铜官陶瓷和醴陵陶瓷。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政府参事龚曙光提出,建议湖南创建“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如此不仅有助于促进陶瓷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还可以从更高层面推动湖南陶瓷文创产业和陶瓷新材料等产业的集聚,优化陶瓷产业布局,吸引更多的项目、资金和人才集聚湖南,激发陶瓷业的发展活力和动力,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

在国内消费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酒水行业的产业发展格局也在不断优化。近年来,舍得酒业开始积极跨界打造文旅区。如今,舍得酒文化旅游区已成为集文化艺术展演、旅游观光等为一体的酒文化旅游区,并成功上榜国家4A级旅游景区。

全国人大代表、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生产基地副总经理余东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酒旅融合,不仅有助于完善酒业自有生态园区功能模块,提升品质控制系统,而且景区带来的流量和口碑对于舍得酒业的品质和品牌传播也大有裨益。接下来,公司将继续深化酒旅融合,加快推进酒文化老街、酒文化主题酒店等重点项目建设,持续完善旅游产品体系。

让“工业锈带”蝶变“生活秀带”

事实上,传统制造业在整个产业更迭过程中,也留下了大量的工业遗产。如何做好这些老旧厂房的升级完善与改造利用,同样也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题中之义。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明确提到,促进产业在国内有序转移,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支持老工业基地转型发展。

2020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推动老工业城市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实施方案》。文件提出,坚持把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作为推动老工业城市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加快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工业文化,推动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与文化保护传承、产业创新发展、城市功能提升协同互进,打造一批集城市记忆、知识传播、创意文化、休闲体验于一体的“生活秀带”。近年来,上海杨浦滨江通过融合工业遗风与时尚创意,走出了一条城市治理新路子。

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董恒宇表示,当前,内蒙古自治区工业遗产保护和开发还存在很多问题,如认知不足、重视不够、保护不力,缺乏专门的、细化的政策法规和资金,缺乏统筹、分工和协调机制等。为此,他建议建立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的统筹、分工和协调机制,通过整体性保护、创意性展示和产业化提升,将工业遗产打造成为展现艺术的“窗口”和城市的“名片”。

同样,全国人大代表、河南仕佳光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吴远大也强调,建议选择一批工业遗产数量多、种类丰富且个性鲜明的城市开展试点示范,不断探索完善老工业遗产保护开发利用方面的政策机制。同时,加大对老工业地区工业遗产保护利用方面的资金支持力度,通过采取政府主导、企业主体,或者将现有工业遗产、遗址所有权收归地方政府所有等途径,进一步加大开发保护力度。